欧盟主要机构领导人开视频会 跟进新冠疫情应对措施


但国外类似症状的病人很多。那个医生的意思是,假如你在国外发烧、咳嗽,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,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,你就已经确诊了。他们把失去嗅觉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,它的特异性很强。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,但是出现了这个症状很可能就是得新冠肺炎了。这让我们很吃惊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▲彭志勇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现在法国和意大利的病人很多,我们已经不知道病人在哪里了,普通人也可能面对病人。如果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面对病人时应该戴口罩,普通人难道就不该戴吗?每次交流,我都建议要让普通人戴口罩。

国家医疗服务体系英格兰医学主管史蒂芬·鲍维斯称,每一个人都必须努力,减少病毒传播,进而减少死亡病例。

从传染病的角度来说,新冠病毒为什么这么厉害呢?因为它的潜伏期很长,还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。隐蔽传染是很可怕的,治疗新冠肺炎的关键是让它在潜伏期充分暴露,让无症状的感染者比例少一点。所以如果病毒变异导致感染者表现出来的症状更明显,其实是有利于发现感染者的。患者出现了失去味觉、嗅觉的表现,就是很容易识别的特征,所以诊断其实更容易了。

新京报:针对国外的情况,交流时,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?

治疗方面,现在仍然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,大家都在不断摸索治疗方法。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彭志勇:我是ICU的医生,到我这边的患者都属于重症了。交流中的感觉是,国内的患者会有肾脏功能损害,但是国外患者表现得更加严重,他们肾脏的损害很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