喀麦隆新增1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13例
来源:喀麦隆新增14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13例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4:52:38


“药店已被抢光,家人从中国寄来药物”

小陈决定留下来。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——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,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,生命受到威胁,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。

3月26日晚,中国民航局宣布,从29日起,国内、外航空公司经营至一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,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。4月4日经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能否如期起飞,陡增变数。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小陈说,关于是否回国,他和几个朋友之间认真商量过。因为5月份面临毕业,毕业以后还得在美国做一阵子研究,担心现在回国之后,会因为签证和航班的问题,阻碍之后的学习和研究。

Wendy告诉记者,封锁令没有强制性,如果政府判定某店铺性质为“必要”,那么仍然会允许店铺维持营业。所有的饭店虽然不允许堂食了,但仍可以外送。

1月10日,Ella乘坐的航班从双流国际机场起飞。经过21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中转韩国,落地纽约肯尼迪机场。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1、上班族:上海姑娘Wendy

一天后,在一位同在纽约留学的朋友提醒下,Ella又预定了4月4日转机韩国首尔飞成都的航班。“票价又涨了,要16000多元人民币。”